当前位置: beplay绑定手机> 诗句大全> 生活> 写酒>

戏马台南山簇簇,山边饮酒歌别曲。

"戏马台南山簇簇,山边饮酒歌别曲。"

------该诗句摘自唐代诗人张籍的《送远曲

戏马台南山簇簇,山边饮酒歌别曲。
行人醉后起登车,席上回尊向僮仆。
青天漫漫复长路,远游无家安得住。
愿君到处自题名,他日知君从此去。


鉴赏
"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"临歧徘徊,执手 相送,构成了 送别诗的基本情调。要在这同一基调上奏出不落窠臼、自成体格的送别曲,确非易事, 张籍送远曲》就是个中唐佳品。
"戏马台 南山簇簇, 饮酒歌别曲。"戏马台,在今江 铜山县,相传即是 项羽掠马台。 南朝刘裕曾在此大宴群僚,饮酒赋诗,由是著名,遂成胜迹。起首点明事由、地点:戏马台南,送别友人。看似语意平平,内中却含深意。"戏马台"三字并非信手拈来、率尔下笔。遥 想当年,霸王灭秦,叱咤 云;刘裕伐胡,气吞山河。而今旧迹依然、昔人何在?站在历史悠远的名胜古迹旁,顿感宇宙之永恒、人生之短暂。而匆匆人生,聚少离多,愈加难以为情。送别 惆怅,古迹旁送别更为惆怅,诗歌借名胜给送别增添了一层感伤色彩。"行人醉后起登车,席上回尊向僮仆。"行人 既醉,则设宴送别的主人自然不会清醒。诗人对面落笔,暗点其人醉倒,下语含蓄。下句述敬酒僮仆,则攒足上句,写出醉态可掬。主仆之间,等级森严。主仆不可能平等同桌,主人更不可能向僮仆 劝酒。而今居然事出反常,可见主人醉意醺然。然而醉酒只是表面现象,求醉的目的在于离愁浓郁,无以排遣,这才不择对象,以醉自遁。诗人以反常举止,写出正常心绪,角度新颖,写形得神。与 王维之"孤客亲僮仆"(《 宿郑州》)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前半部分赋事已尽,后半部分转入 抒情。"青天漫漫复长路, 远游无家安得住。"行 人去去渐远,主人目送不已。由眼前 别离预想别后行程,选材自出新意。诗人慨叹友人只身飘零、行踪难止,无复室家温馨,只有羁旅困顿,以室家反衬行役,其苦愈明。下一"复"字,由"覆盖"之意,强调空间狭隘见出心情压抑,又符合青天长路、交于一点的眼前实景,造语精致却又浑成。篇末结句,更加出人意外。"愿君到处自题名,他日知君从此去。"题名,唐人习俗,行旅之中,每有所感,无论野寺村店、断壁颓垣,即时赋诗题名。一般 送别诗,经常以景作结,止于伫立凝目,远送行人。如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中" 孤帆远影碧空尽, 唯见长江天际流"、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中"山回路转 不见君, 雪上空留马行处。"张籍突破藩篱,不仅写出别离当时,更悬设别离之后,寻踪追忆。从眼前到未来,精心延展了时间长度,否定了" 人间别久不成悲",以突出 友情之真挚深沉,此其一也。行人上路,远游无家,固是一悲,张籍他日追寻题名,则本身也难免远游,更是一悲。诗人两面落笔,绾合人我,将 送人之悲融入自行之悲,离愁别恨,顿时倍加浓郁,此其二也。全诗力避俗套,自造新意,足见其思深语精。 清人 沈德潜评此诗曰:"从前送远诗,此意未曾写到。"此评点出了这首诗的独到之处。